暗火缠绵

肆十

首页 >> 暗火缠绵 >> 暗火缠绵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叶经纪今天不做人 霸总甜妻不好惹 进度条总差一丢丢[快穿] 七零炮灰小知青 婉救英雄手札[快穿] 周先生家的小可爱 [综英美]养鸟指南 八零福女有空间 盛世暖婚:霍先生,别闹了 暗火缠绵
暗火缠绵 肆十 - 暗火缠绵全文阅读 - 暗火缠绵txt下载 - 暗火缠绵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傅西x岑念(完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晋江文学城独发

*

宋宥天简直气得肝疼。

他干脆伸手把椅子勾过来坐着, 企图用这种方式压住自己跳脚的崩溃:“你没在追,那你天天找岑妹聊天干什么?”

傅西瞥他一眼, 理所当然地说:“正常流程, 先熟悉。”

“谁跟你先熟悉!”宋宥天坐不住了,“少爷, 等你跟别人这熟悉的过程,黄花菜都不知道要凉多少根!日久生情搁别人还行,搁你身上……我实在不敢想。”

宋宥天边说边想, 除非被你看上的也是个死脑筋的。

“那不然呢?”傅西哐当一下把手里工具扔回筐里,情绪无起伏地说,“难道像戚连那样, 看一眼就确定关系, 过个几天十几天的就分手?”

“……得亏戚仔不在,不然他要跟你急。”

傅西敷衍地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鼻音。

宋宥天决定把话题绕回到最开始:“我们说回这条信息, 你看你的回复:不累, 你不用过意不去——你知道这句话,传达的是什么意思吗?”

傅西把手机从他手里抽回来, 淡道:“字面意思。”

“……”

真是好一个字面意思。

宋宥天耐下心给他掰扯其中的道理:“人小姑娘说, 怕你太辛苦, 太累, 说自己心里过意不去,还说你可以不用去医院了。这种情况下, 去, 肯定还是要去的, 必须得去,那么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?是小姑娘心里头的愧疚感!”

傅西环胸靠在车头,冷漠脸。

整个一副打算看看猴子能耍出多少杂技的样子。

“所以这个时候,咱们说的话一定要起到安抚的作用,让她不用为了这件事感到愧疚不安。”

“那么——”傅西缓缓地打断他,“我说的话,有什么问题?我难道不是在安抚她?”

宋宥天欲言又止。

确实,逻辑是对的。

但你他妈说的话不对啊!

他试图引导:“安抚,安抚的是谁?是岑念!那么话里的重点,就一定要放在她身上。”说着,他拿出手机,凭着记忆把傅西和岑念的对话打出来,发给戚连,“现在就让我们看看满分选手会怎么回答。”

两分钟后,宋宥天手机一震,他拿起来一看,大腿一拍:“戚仔就是戚仔!K,你来,你好好看看正确答案。”

傅西走过去。

戚仔:【我的话……】

戚仔:【“你在,就不辛苦”】

戚仔:【我应该会这么回答。】

傅西:“……”

宋宥天:“你看!你看!是不是差别明显!是不是高下立判!”

傅西嫌弃皱眉,转身从架子上拿起那本宋宥天拿来的所谓三百六十式恋爱大全,毫不客气地扔到他怀里:“拿着,滚。”

宋宥天挺委屈的:“怎么了怎么了,还急上了呢你?”

傅西深吸一口气,用着最后一丝耐性说:“就这玩意儿?你要么带这本书走,要么带这本书的骨灰走。”

宋宥天:“……”

惹不起,惹不起:“我懂,我这就滚。”

走之前他觉得有必要再敲打敲打好兄弟:“弟弟我再多跟大哥您说一句,熟悉和追不冲突,边追边熟悉啊!别这么死脑筋。”

宋宥天一走,耳边顿时清净不少。

傅西给他吵得头疼,按了按太阳穴,靠在车边,半晌后拿出手机。

点开微信,就是他和岑念的聊天界面。

他垂眸,冷淡视线微化,沉默地盯着自己最后发出去的那句“不累,你不用过意不去”。

傅西承认,他确实不太懂得怎么讨女孩子欢心。

他随性肆意惯了,身边朋友也都不需要他说什么漂亮话。

有过许久,男人一张少年气十足的娃娃脸露出一点儿狠色,低声骂了句洋脏话。

近乎屈辱地,在输入框里打上:【你在,就不辛苦。】

刚打完,他一顿,旋即烦躁地全部删掉。

是真他妈的动凡心了。

-

辛苦不辛苦,过不过意得去这件事在傅西仍然时常来医院的探望中被无形淡化。

岑念到后来不是说过意得去了,而是习惯了。有的时候傅西说自己今天有事不来,她甚至还会产生淡淡的失落。

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。

岑启扬住院这段期间,岑念把所有的事情都和他摊牌了,对怀岳铭的事,岑启扬没有多责怪她。

直到很久之后——在岑启扬出院后,有一回傅西过来,岑启扬留他顺便吃晚饭。

晚饭过后岑念下楼去扔垃圾,回来时在门口听见岑启扬和傅西说话。

老房子隔音不好,两道门,第一道是铁门,第二道就是一扇木门。

就出去扔个垃圾,岑念没关铁门,隔着一扇木门,安静的楼道里,屋内的声音清晰传出来。

岑启扬说:“小傅……你之前说你们帮念念的小忙,就是怀岳铭的那件事吧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这件事……我没有多说什么,是不想给念念压力,”岑启扬长叹,语气微沉,“谢谢你们。”

傅西道:“我们没做什么,其实都是怀岳铭和方云舒自作孽。”

“自作孽……我盼这天,都不知道盼了多久,”岑启扬喃喃似的,咬了咬牙,“如果不是这个病,我真想,我真想——”

说到这,他情绪激动,大喘了两口气,剧烈咳嗽起来。

“岑叔叔,”傅西把水拿给他,轻拍他的背,低缓了语调,“您先别激动。”

岑启扬道了声谢,喝了两口水,靠在轮椅靠背里,抚着胸口,渐渐顺过气来,脸色更苍白了几分。

半晌,他摇了摇头,疲惫地阖上眼:“念念小的时候,被方云舒亏待,她那么小,不懂得表达,又怕方云舒,如果不是我无意间发现……”

“离婚的时候,方云舒刻意刁难,而她身后还有怀岳铭,这个官司再打下去,家里迟早要被拖垮……”岑启扬捏了捏鼻梁,“我现在都不知道,是不是当初我不得不妥协答应方云舒的事情,给念念造成了影响。如果是这样,我这个当父亲的真是……”

岑念听不下去了。

门突然打开,岑启扬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他看过去,小姑娘红着眼眶,一手还握着门把,倔强地站在门口:“爸,和你没关系,是我……”后面的话她哽在喉间,不知道怎么说。

唇瓣翕动两下,她说:“你和方云舒离婚的时候我还那么小,根本就不记什么事情,哪可能影响到这么远的现在啊……”

岑念从来不知道岑启扬心里头的这些气。

她以为父亲是不愿去计较,可实际上,岑启扬计较,却又没法去计较。

世道如此,他光是活着,就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。

岑启扬动了气,精神状态不佳,早早便休息了。

岑念送傅西下楼。

出了单元楼,傅西转身看她,几秒后说:“以后再有什么事,自己扛不了不要硬扛,寻求帮助不丢人。”

岑念一愣,小声说:“我当时……是找不到可以求助的人。”

“现在呢?”

岑念抬眸,眨了眨眼,不解。

傅西手里勾着车钥匙,晃了晃,提问道:“现在,你可以找到求助的人了吗。”

小区里路灯光线很暗,他站在光下,眸光模糊,连冷意都被氤氲开。

楼下没什么人,风轻微,吹来静谧。

岑念感觉心脏都被风吹软了。

搭在楼梯扶手上的手指无意识地往里扣了扣,她垂下眸,避开傅西的视线,声音嗫嚅似的:“有吧。”

她以为傅西还要说什么。

但是没有,他听完只是嗯了声,就没有再继续问或者继续说什么的意思。

刚刚的心动让岑念一下子有点尴尬,怕被傅西看出什么,她后退着上了一阶楼梯:“那我先回去了,傅西哥,你路上小心。”

“等等。”

岑念停下:“嗯?”

傅西走上两节阶梯。

一楼的感应灯坏了,离开楼前的昏暗路灯光,楼道里漆黑得看不清对方的表情。

男人温热的手心在小姑娘头顶停了一秒,而后放下。

生疏地、轻轻地,拍了两下。

“有什么事,找我也行。”

黑暗仿佛把声音都拉近了。

岑念控制不住地有些恍惚,好一会儿后点了下头。

“走了。”

直到傅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完全看不见,岑念抬手碰了下脸颊。

还是烫的。

-

春去夏来,岑启扬最终还是没能撑过夏天。

父亲去世后,岑念回到了亲生父母的身边,也回到学校上课。

这会儿都快期末了,岑念这个学期请了长假,就算平时也在跟着舍友们的进度自己在学,有很多东西还是跟不太上,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背、去记、去吃透知识。

亲生家庭的家境不错,但这并不代表她就可以懈怠,更何况学习并不只是为了奖学金。

回到学校后,岑念和傅西的见面就变少了,只有每天的消息往来不断。

她回来后的种种不同,逃不过舍友们的法眼。

某天晚上从图书馆回到宿舍,她被三位舍友团团围住。

“岑念,来来,我们好久没聊天了,你回来后整天就是图书馆食堂宿舍三个地方来回,这样不行的。”那位被男朋友带得沉迷赛车的舍友一说。

宿舍几个人的关系本来就好,岑念请假这么长时间,还是三位舍友主动把每天上课的内容以各种形式整理给她。

一想,她回来后就知道埋头学习,感谢都没表达过几次,确实说不过去。

舍友们知道她父亲的事情,聊天时怕戳到她的伤疤,把这个话题模棱两可地带过去——然后重点来了。

“你最近,好像看手机看得有点多啊。”舍友一说。

舍友二:“而且还边看边露出那种……”

舍友三:“甜蜜蜜的笑容。”

舍友二点头:“对,就是那种甜蜜蜜的笑容。”

最后三个人一致:“是不是有情况?”

岑念被她们的掷地有声震得战术后仰。

她不好意思地挠挠鼻子,含糊其辞:“也不是……”

“你犹豫了!”舍友一紧追不放,“说说看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岑念看着她心情复杂,心说难道我要跟你说,我有个喜欢的人,他叫傅西,对没错就是你喜欢的那个职业赛车手傅西,我不仅跟他网聊我还跟他现实见面他还摸了我的头……吧。

这种炫耀一样的话她也说不出口。

然而在三双放光的眼睛里,岑念还是全招了。

但是她没全部抖出来,只说是寒假实习时认识的一个哥哥,发生的事情她也稍微过滤掉了一些部分。

听她说完,三个舍友简直要疯了。

“上啊岑念!搞他!”

“他要是不喜欢你我把脑袋拧下来当球踢!”

“买哪儿的学区房想好了吗?”

岑念:“……”

岑念揪了揪发烫的耳垂:“你们想得也太……”

——夸张了。

尽管如此,岑念还是被她们极具煽动性的话说得有些飘。

傅西喜欢她?

真的吗?

岑念一直觉得,是自己自作多情。

她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想,傅西哥总是跟她聊天说话,还帮忙照顾她爸,是不是……那个意思,但时间长了,加上她和他十分门不当户不对的家境和社会地位,岑念就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羞耻。

自作多情就算了,还自以为是。

傅西应该只是觉得她可怜,再进一万步,多半也就把她当个邻家小妹妹一样关照而已。

但是经舍友看似七嘴八舌实则有理有据的一分析……好、好像是这么个道理?

晚上看着傅西发来的消息,岑念在床上翻了个身。

完了,她真的膨胀了。

怎么办,之前还好,现在她看着傅西发来的每一句话,都觉得别有深意。

傅西这条消息是问她:【这周六,有空么?】

现在的周六周日岑念基本也都是在学习,然而看着傅西的这条消息,她犹豫一下,最后英勇就义似的回复过去一个字:【有。】

对方正在输入。

傅西哥:【赛车比赛,想不想看。】

认识傅西这三个多月,岑念从来没看过他比赛的样子。

倒是经常在朋友圈看到他拍的奖杯、奖牌什么的,他也经常给她发消息说参加了些什么比赛、拿了什么奖什么名次。

……越想,岑念思绪越飘,这会儿才发觉,傅西这么说……就好像在跟她报备似的?

天。

她侧躺在床上蜷起身子,自顾自地高兴,又自顾自地怅然。

控制不住深思,又唾弃自己的胡思乱想。

岑念小心翼翼地输入:【想。】

傅西哥:【嗯。周六早上七点,我去接你。】

傅西哥:【校门口见。】

岑念克制,再克制,最后实在克制不住:【好的!】

-

岑念不是喜欢赖床的人,周六闹钟一响她就起了。

舍友们都还在睡,她洗漱穿戴完毕准备走的时候舍友一倒是起了。

舍友一迷迷瞪瞪看她一眼,只当她是要去图书馆学习,岑念虚声问她:“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?”

舍友一:“我看比赛。”

岑念:“?”

舍友一打了个呵欠,困得脑袋往岑念肩上一搭,把手里手机抬起给她看了一眼。

手机里是备忘录界面,上面赫然写着:周六早九点,看傅西的比赛。

看见这个名字,岑念反射性地心跳漏拍,接着升起一种仿佛偷情一样的感觉。

舍友一眼看就要靠她肩上睡着了,岑念推推她:“那你也不用起这么早。”

“我待会儿要跟阿罗去吃早餐。”阿罗就是舍友一那位男朋友。

告别了舍友,岑念如约到校门口。

傅西已经到了,比约定的时间还早十分钟。

岑念小跑两步上前,手里拎着豆浆,傅西看了一眼:“早上就喝豆浆?”

“我吃了根油条的,”岑念说,“豆浆太烫了,我想等凉一点再喝……傅西哥,你吃早餐了吗?”

“吃过了。”

“噢。”

今天这场比赛是九滨本地举办的,规模不大,有俱乐部参加也有个人参加的,更像是一场交流表演赛。

傅西带着岑念出现,俱乐部的人顿时精神一震。

有人想上来打听八卦,刚动一步,就被傅西一个不太善意的冰冷眼神盯了回去。

岑念易害羞,傅西没带她在俱乐部的人面前逗留多久,说完事,就把她带去观众席。

“这里视野好。”

岑念张望一下,乖巧点头。

视野好,就说明能看清傅西。

“我要去做准备了,不能及时看手机,有什么事你联系这个号码。”傅西说着,拿她手机存了个号码。

岑念点头。

傅西把手机还给她,人站着没动。

岑念歪了歪头,疑惑:“傅西哥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也没什么,”傅西视线轻撇,两秒后又转回来,脸上似乎没什么表情,神色淡淡,“虽然是表演赛,名次不用太计较,但——”

他一顿,说:“你给我加加油吧。”

岑念攥紧了手机。

她浅浅呼吸两下,抿唇笑:“傅西哥,加油。”

傅西垂下视线,唇似是轻轻勾了勾。

然后抬手,在她头顶拍了下,转身离开。

比赛开始没多久,很快就到傅西。

来的时候他带岑念去看过他的车,她记得,一眼就找到了。

起跑令下,车子冲出起跑线。

岑念是第一次现场观看,车子离弦的一瞬间她紧张得下意识想站起来,堪堪忍住,不自觉地直起身子,聚精会神地盯着赛道上飞驰的车。

她的视线随着傅西的车而动。

一圈,两圈,三圈……

观众席上呼声骤起,领头的车越过终点线,岑念睁大眼,抓住了前方的护栏——是傅西的车!

一颗悬着的心霎时落回地面,她忍不住笑起来,半趴在护栏上,看着傅西开着车再绕场一周,才驶进维修口。

收到短信去找傅西时,岑念嘴角的弧度都没收回去。

傅西身上的赛车服还没脱,偏头看见她,目光先是停顿了一下,才说:“这么高兴?”说这句话时他语气里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岑念重重点头,虽说不计较名次,但在她看来这就是夺冠,她不知怎的比本人还要开心,笑容明媚又灿烂:“当然高兴!”

小姑娘眸子亮晶晶的,傅西从来没有见她这么笑过,看着她微怔。

岑念却没注意,小心地拿视线好奇地打量四周,再转回傅西脸上,对上的是他不知道盯着自己看了多久的眼。

她飞快地眨了两下眼,耳朵又热了,一点一点地垂下眼。

然后她听见傅西笑了声。

岑念抬起一点眸子。

男人唇畔的冰雪融化,勾唇笑的时候,少年感更强烈,真就像个十六、七岁的高中生。

比起冷着脸的酷,还……多了那么一丝可爱。

岑念被他笑得脑子都融化了似的。

她思绪胡乱地飘,在想傅西哥是不是因为笑起来太可爱,所以才老是冷着脸——看上去凶凶的,这样就没人敢惹他了?

正想着,傅西突然说:“岑念,要不我给你签个名?”

“啊?”岑念一呆,“为什么突然……”

“你带回去炫耀。”

岑念想起今早上专程爬起来看直播的舍友一,摆摆手,细声说:“炫耀……不太好吧?傅西哥,其实我有个舍友很喜欢你,但是……我没有跟她说过我认识你。”

她越说声音越小。

傅西面色平静,走近两步,看着她说:“不是让你回去炫耀认识我。”

岑念看着两人拉近的距离:“那、那是炫耀什么?”

“炫耀——”傅西轻吐一口气,声音低了点儿,“炫耀你男朋友。”

岑念愣住。

她抬头。

傅西垂眸看她,问:“……行吗?”

过了许久。

又好像没多久。

岑念眨眨眼,一张脸红得快滴血,这次却努力地没躲闪,和他的视线相对。

轻轻地、郑重地,点了点头。

【本番外完】

【全文完】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全文!至此!完结!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!!!!!!

新文《能听见吗》3.3开,欢迎大家收藏!开文的时候微博应该会搞卷花抽奖!我们!下本!再见!

爱你们!这章发发红包呜呜呜这本对我意义真的很不一样,再次谢谢你们支持!

《暗火缠绵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眼看小说小说网更新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眼看小说!

喜欢暗火缠绵请大家收藏:(m.yankanxs.com)暗火缠绵眼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绝世神皇 修真狂少 我的傻白甜老婆 毒医特工:邪君狂后 娱乐:我的前妻是杨老板 满城大佬都是我徒孙 日常喜欢你 天地霸体诀 隔山海 开局一把刀[种田] 胜利十一人 精灵养成系统 都市逍遥医圣 玄幻之穿越百亿年后 霸天龙帝 化身天道十万年的我无敌了 我的日常有点问题! 我是无敌的大寨主 怎么才能甩掉他[论坛体] 玲珑神妃
经典收藏 有了外挂之后 重生奋斗农村媳 攻略不下来的男人[快穿] 偶像有毒 穿书女配真香警告 往事二十年 实非良人 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女配 低调少奶奶 我靠养猪走上巅峰 重生之怀孕 带着淘宝穿成七零女配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豪门暖婚蜜爱 独占她 四次元口呆! 重生学霸天后 以下犯上 割舍 唐爷你脸不要了
最近更新 冷酷总裁高调宠 穿成年代文里的真千金 蜜吻999次:乔爷,抱! 越界招惹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村花小妻凶又甜 满级绿茶被迫逆袭[快穿]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独家娇宠已上线 全世界都以为大佬她没背景 沙暖睡鸳鸯 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 民国小百姓 大恩以婚为报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穆少又在兴风作浪 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 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
暗火缠绵 肆十 - 暗火缠绵txt下载 - 暗火缠绵最新章节 - 暗火缠绵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